女子百万投资深圳“现货原油” 9天亏了90万

头条新闻深圳晚报王飞翔2015-12-10 11:12
0

[摘要]“老师”称,炒股赚不到钱,要炒就炒原油,一个月翻两倍。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王飞翔

36岁的肖薇的人生一瞬间危机四伏,尽管她在山东老家有房有车,而且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不到10天,她东拼西凑的100多万元就荡然无存。《离婚协议书》、《法院判决书》接踵而来的打击让她“几乎崩溃”。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曾相信投资“现货原油”可以“赚到大钱”。

“红旗战队”

今年6月,刚刚开始炒股的她经一位“老师”指点,5000元本金就变成了7500元。这位网络名叫“红旗”的“老师”在她的一个股票群里似乎拥有“点石成金”的本领。每次他推荐的股票都迅速涨停,就算是“千股大跌”那几天也是如此。“当时我们都以为碰到股神了。”

据她介绍,不久之后“红旗老师”称炒股赚不到钱,要炒就炒“原油”,“一个月翻两倍”。而他自己就是“浙江新圣商品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新圣)”的内部人员,并称公司“现货原油”项目前景非常好。他还承诺将对所有参与者全程指导。记者调查发现,该公司注册地在深圳,“红旗老师”的手机号码归属地也是深圳。

群里有128人迅速响应并加入了他新组的“红旗战队”网络群,入群的基本门槛在200万元到300万元之间。东拼西凑,肖薇总算凑到了100多万元,其中有朋友的50万元,父母养老积蓄10多万元。尽管没有达到入群标准,但是“红旗老师”认为她“很有潜力”所以开了个“特例”。

开户的手续非常简单,只需要她提供自己的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和手持身份证的半身照,并在他们的指导下与银行卡绑定就完成了。

一份客户报表里清楚地记载着肖薇所有投入资金的盈亏。7月28日,她投入资金999850.5元,当日净赚38060元,扣除手续费4万多元,盈亏基本持平。而第二天,她却赚了28万多元。表妹和堂弟看到那个平台这么赚钱后也纷纷加入。但是由于他们资金达不到入群门槛,所以被编在了“预备队”。

但随之而来的是“行情”急转直下。资金栏从最高的133万元到76万元、36万元一路滑坡,最终到8月6日的时候,只剩下了11万元。而表妹和堂弟的账户也大幅缩水,约79.5万元的资金不翼而飞。

这时,“老师”和开户人员“小墨”也都联系不上了。深晚记者尝试联系“红旗老师”,但只是得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过期”的手机提示,他的QQ号也一直没有通过记者的添加申请。

“恶意喊单”

在外出差的丈夫回来后扔给肖薇一份《离婚协议书》,提供50万元委托她投资的朋友也将她告上了法庭,并获得胜诉。

走投无路之下,她带着还在哺乳期的儿子南下深圳来到“浙江新圣商品经营有限公司”讨说法。

也是今年7月,江门的陈小姐在“浙江硕满辉商品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硕满)”的3万元投资也“打了水漂”。这家公司的注册地也在深圳,她的经历也跟肖薇如出一辙,老师指点股票,随后被推荐“原油”,最终所有购买“现货原油”的资金“竹篮打水一场空”。

深晚记者在一个名为“中国现货诈骗维权群”里,看到投诉上述交易中心诈骗的有10多个人,金额共计300多万元。许多投诉者质疑点高度相似,其中一点就是,工作人员恶意喊单、误导操作。

事后,肖薇回忆起“老师”的“指导”发现,在对方不断要求重仓操作的要求下,她的资金很快亏损一半,之后“老师”不断地说资金多能控制风险率,为了避免被强行平仓,她又入金9万多。在中间的操作过程中,肖薇担心风险率太高,是否轻仓,“老师”只是说要么甩仓要么加资金。

浙江新圣:“我们只负责开户、销户”

12月8日,深晚记者走访了位于福田区的“浙江新圣”和“浙江硕满”两家公司。

在“浙江新圣”,记者看到除了前台接待人员,其他的都是“客服”。

“价格是没有人能控制的”,该公司一位姓叶的负责人说。据他介绍,他们只是负责开户、销户,递交资料等业务。

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上,浙江新圣的经营项目涉及贵金属、工业原材料、珠宝、工艺美术品的批发与零售;投资咨询、投资管理;仓储服务等诸多项目。

叶姓负责人表示,这是按照总部的要求进行的申请。“浙江新圣”是否真的有石油现货,他表示总部那边已经找了一些供货商在谈。

“浙江新圣”随时可以交易的交易模式并不符合国家规定的买入和卖出必须至少间隔5天,但叶姓负责人认为这个规定是不合理的。而浙江硕满公司明确告知记者“不接受采访”。

(文中受访投资者为化名)(深圳晚报)

“你亏钱我们才能赚钱”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王飞翔

数以千计的投资者称被各种“大宗商品交易机构”骗了,金额从几百万到几万不等。而他们的经历非常相似:“老师”指导、先赚后亏、对方消失。

在一个“中国现货诈骗维权①”QQ群里,共有1925人,按照建群规则,每个成员的备注格式都是“平台名称+损失金额”。后来由于成员数额已达上限,又建了一个“中国现货诈骗维权②”群,共计642人。

除了之前提到的“浙江新圣”、“浙江硕满”,涉及的公司和平台还有南宁大宗、西南大宗、山东鲁银、深圳首华等上百家。

在深晚记者调查过程中,不少“大宗”的业务员透露了许多行业内幕。

“原油市场潜力很大”

“你喜欢投资,这种原油投资蛮适合你。”今年10月份,山东青岛侯先生认识了一个名叫郭强的业务员。对方多次表示“现在原油市场潜力很大”,并自称是剑海大宗商品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剑海大宗”)的工作人员。几经犹豫,侯先生通过郭强开了一个户。郭强推荐“老师”给予操作指导,然而37万多元的资金不到一个月就全亏进去了。

“剑海大宗”一位杨姓工作人员,据他说他们的一切交易都是现货,并且在“西北大宗”有商品仓储。但他承认这种交易是“标准化合约”,并且是随时交易的T+0交易模式。

2013年,中国证监会、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就出台了《关于禁止以电子商务名义开展标准化合约交易的通知》,《通知》第一条就规定,对直接或以会员、代理等方式开展标准化合约交易活动的,应责令停止交易、限期整改。

对于资质的问题,对方表示,在宁夏有批文合规合法的产业,他们本身并没有关于原油交易的资质批文,资质在宁夏“西北大宗”,“我们的资质跟券商是一样,在全国各地都有加盟商。”

对于“老师喊单”的问题,“剑海大宗”认为没有人可以看到未来的行情,所有提供的指导都只是“建议”。

“你亏钱我们才能赚钱”

“其实原油这个东西,老师带你操作让你亏钱我们才有钱赚,”郭强后来向侯先生透露了行业内幕,“前一段时间我才了解到有各种猫腻,换位思考一下我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我辞职了。”

据他介绍,“剑海大宗”是西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第88号会员。“就像一个金字塔,西北大宗在塔顶,我们公司是会员单位,会员单位下面还有代理商。我们只是借用了他们的交易系统平台。”

公司会交代每个“老师”要尽可能把客户的资金开发出来,然后让客户加资金,“这样我们就能赚你亏的钱”。对于平台和会员单位的关系,他透露,“比如你亏了50万,我们公司拿70%,剩下的给平台。我们公司上百万资金的客户不少,但我没看过有人赚钱。深圳这样的公司特别多。”

而所谓的“老师”,“其实是培训出来的”,已经从另一家会员单位辞职的业务员陈亮说,在他们公司,培训一共三天,第一天经理讲解一些关于现货、期货和股票的基本知识,接下来的两天是培训话术。第四天就进入实际操作了。

“有一个意向客户约好了看盘,我悄悄短信他不要相信这个,我说我今天辞职。然后我就跟经理说被客户拉黑了。”陈亮说。

“真正认清楚行业内幕之后,良心过意不去。感觉在颠覆自己的价值观。”曾经在湖南一家现货投资会员单位的楚磊说。他在知乎写下了自己的这段经历后,得到了6600多个赞,1000多条评论,还有10个业务员给他发来私信诉说自己类似的遭遇。

“虚假宣传,缺乏监管,现货公司跟平台勾结,披着正规合法外衣欺骗投资者的血汗钱,甚至有黑平台在交易软件上做手脚。”对于这些会员单位,楚磊总结道。

“以现货之名,做期货之实”

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令2013第3号《商品现货市场交易特别规定(试行)》的第二章规定:商品现货市场交易对象包括:

(1)实物商品;

(2)以实物商品为标的的仓单、可转让提单等提货凭证。

“但是,我们与浙江硕满的所谓现货交易中,没有看到任何实物、仓单、提单等提货凭证,浙江硕满也没有提供任何仓储及物流场地。”陈小姐说。

2011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其中明确规定: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持续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卖出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得少于5个交易日。

但是记者了解到的许多大宗商品交易平台都是允许每天22小时随时买卖的。“这是以现货之名,做期货之实。”一位投资者说。

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规定,期货交易应当在依法设立的期货交易所,国务院批准的或者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期货交易所进行。

据中国证监会相关公布信息,目前我国只有4家期货交易所,分别是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期货交易所、大连期货交易所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而这些交易所主要经营业务中也没有“原油”这一项。

10月20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新闻发布会中表示,商务部从未批准任何一家交易市场从事原油、成品油交易。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对于大宗商品而言,投机太盛行,实际就是类期货。期货是严格监管的,是必须经国务院批准才能从事期货交易。

“一些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打擦边球,38号文件明确说了让大宗商品交易有序回归现货。之前一些搞中远期交易的也走歪了,实际上真正的中远期不需要交易那么频繁。”他说,“集中交易方式是有道理的,比如说你去买菜,买完就完,难道你要在那里不停地讨价还价吗?我们很多市场干的是这个工作吗?你服务实体经济了吗?真正的现货市场不需要频繁交易。这些文件的政策本意就是要让大宗商品现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遏制投机,回归现货市场。但是有些交易场所简直伤天害理。”

(文中业务员均为化名)(深圳晚报)

投资者如何挽回损失?

深圳晚报见习记者 王飞翔

“深圳警方说要我在资金转出地报案,但老家的派出所又说需要两地警方协查,取证会很困难。”最终,家住山东的肖薇还是拿着一份当地派出所出具的《受案回执》远赴深圳,找相应的会员单位讨说法。

深晚记者采访发现,许多血本无归的投资者几乎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涉事公司不在本地,立案和取证难度大,即使是立案也并不能帮他们挽回损失。

此外,各个被投诉的会员单位究竟是涉嫌“诈骗”还是“非法期货”?尽管大多数投资者认为应该属于后者,但是由于涉及专业金融学知识且个人不具备对其定性资质,所以他们的报案有许多是以“涉嫌诈骗”的名义立案的。

投资者的维权路径

今年7月28日,公安部下发了一份名为《非法设立期货交易场所类犯罪案件侦办指南》的内部传真。《指南》从相关概念的厘清到此类犯罪的表现特点以及取证方法都作了详细的总结。

其中,在“认定程序”中明确规定,除黄金外的其他大宗商品非法期货交易活动由各地公安机关致函当地证监局提请出具行政认定意见。主要认定内容为涉案人员及其会员(加盟商、代理商)的行为是否属于“非法组织期货交易活动”或“擅自从事期货业务”。

而这一切都是需要涉事公司所在地的公安机关首先启动案件受理程序。

据市金融办在一份文件中透露,由于行政体制多方面的原因,各地金融办对商品现货市场非法期货交易活动既无认定权,也无立案、处罚等行政执法权。此外,由于各类交易场所监管没有全国统一规范,“各地方政府对其的监管尚处于摸索阶段”。

但还是有人用自己的办法挽回了部分损失,据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透露,他在“浙江新圣商品经营有限公司”受损的392000元,“目前已归还20万”。但他仍然坚持要该公司将剩余192000元本金返还。据他介绍,办法是“大量发帖”。另一位投资者称还有人被“全额返还外带赔偿的”。原因是“取决于看你手里掌握的证据多少以及敢不敢跟他们来硬的。”但许多拿回部分本金的投资者都签署了保密协议,表示“不方便透露”。

“打的就是擦边球”

“这些交易中心的平台运营商以各种各样的噱头损害投资人的利益,打的就是擦边球。”深圳大学经济学院陈教授说。对于现货和期货的区别,他介绍说,现货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期货是杠杆交易、循环式的。

据他介绍,国外的期货市场分两种,一种是套期保值,一种是投机交易。其中大部分都是套期保值,而且这种套期保值比例是1:1。“原油属于稀缺型资源,是受到国家严格管控的,但是国内的许多平台和其下属会员单位用1:20、1:40甚至更高的杠杆比例吸引资金进入,无非就是为了操纵价格、牟取暴利。”他举例解释说,现实中只有一吨油,但是商家们把它放大成100吨,然后拿出来作为投资本体,投资风险就大了。“国外有成熟的期货管理经验和市场基础,这些我们还达不到。”

对于“以现货之名,行期货之实”的说法,他认为并不确切,“实际上它跟规范的期货差远了。”他认为这些投资者本身并不具备相关的知识储备,由于投资者博弈心里太重,政府的跟踪管理又没有跟上,处罚力度不够大,惩罚界限不明等原因让一些投机分子钻了空子。

据他介绍,国外对于此类犯罪的处罚手段很严厉,一旦出现违法违规行为,可以禁止涉案人终身从事相关行业。

“如果不重视这方面的管控,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会更加失序,今天是原油,明天是贵金属,难道要一个板块一个板块地炒?”

律师说法

部分大宗交易机构涉嫌诈骗

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深圳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潘翔认为,现货交易也是有门槛的,需要有商务部批文。但我国的现货市场现在很乱,有些现货交易平台发展了一些代理,这些代理又层层转包,二级代理、三级代理等等,“说白了就是皮包商”。在发展代理过程中,很多代理商就向投资人做虚假宣传,忽悠投资人。甚至还承诺还本付息。“如果真的是有资质的现货交易平台,肯定会珍惜自己的资质。”

对于涉嫌违法违规的大宗交易平台或会员单位犯罪事实的认定,潘律师表示,如果交易系统根本没有连接到正规的现货交易场所,只是一个虚拟盘,代理商从中将投资人的钱据为己有之后欺骗投资人说是资金亏损,这就涉嫌诈骗。

有些明显的欺诈认定很容易,但是一些隐蔽的,公安部门确实取证比较难,“因为不好界定对方是否是主观故意。”

“但是如果没有虚构事实的诈骗行为,没有商务部的批文,没有取得资质,只是行政违规行为就属于经济纠纷,需要到法院起诉。”

(深圳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