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各美食节羊肉串无羊肉 利润高风险小

[摘要]为何有政府背景主办的大小美食节也“中招”?

广州各美食节羊肉串无羊肉 利润高风险小

一林食品商行仓库里的“羊排烧”包装注明的配料为鸭脯肉

广州各美食节羊肉串无羊肉 利润高风险小

一林食品商行老板一直在否认有卖羊肉,但仓库中还是有“羊排烧”

记者走访几个美食节,“羊肉串”10元3串已成市场行价,但真羊肉5元1串才能保本

文/羊城晚报记者 曾璇 徐晖明 实习生 孟肖

图/羊城晚报记者 周巍 宋金峪

羊城冬季气息愈发浓厚,羊肉成为不少老广必备的美食。但市场上假羊肉横行,食客吃得也心惊胆战。

如果说街边流动摊贩的羊肉让人不敢下咽,那么“美食节”里的摊档食品,是否较有保障呢?

最近,浸淫美食节十几年的“深喉”李祥(化名),向羊城晚报记者揭露了美食节假羊肉的“冰山一角”。连日来,记者“羊城寻羊”,走访了部分冻品批发市场与“美食节”,目睹“买羊肉得鸭肉”之怪现状。1日,广州市食药监局食品监管执法分局接报后出动,查封了专供各类美食节的一批“羊排烧”,给行业敲响了一次警钟。

为何10元3串的“羊肉串”成为“行规”难以杜绝?为何以其他肉类混充羊肉的行为屡禁不止?为何有政府背景主办的大小美食节也“中招”?背后巨大的利益链条是怎样形成?

为解答这些疑问,羊城晚报从今日起特推出“羊城寻羊”报道。如果广州读者对自己曾经吃下的“羊肉串”、“烤羊排”、“涮羊肉”心中存疑,欢迎微信@羊城晚报公众账号,qq报料87776887或者拨打电话(020)87776887向本报提供线索。

“深喉”爆料

街边烤肉进货价3角 卖串利润高风险小

街边10元3串、10元6串的“羊肉串”也许你并不陌生,但你不知道这些肉串的进货价只有0.3元至0.5元一串。

做了多年正牌羊肉生意的李祥为记者算了一笔账:

一串羊肉串一两肉左右,按市价羊肉是28元-30元一斤,也就是说一串羊肉串光肉价就要3元左右。即便是黑作坊,手工费也要0.18元一串,这还没算上烤肉串的人工及灯油火蜡等费用。美食节的摊档还有动辄几千元的“进场费”。至少要卖到小串5元大串8元一串才能保本。“10元3串,甚至10元6串的肯定不是羊肉,亏本生意谁会做?”

此前媒体也曾多次报道,市面上很多假羊肉串实为鸭肉串。李祥说,鸭肉只要4元一斤,相当于羊肉的七分之一。除了巨大的差价利润吸引,低廉的违法成本对违法行为的震慑尚有不足:“违法生产经营的食品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二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五倍以上十倍以下罚款”。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才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入罪。

高利润与低风险使假羊肉成为行业心照不宣的秘密而且长盛不衰。

记者探访

“进场费”要3000元 摊主对羊肉含糊其辞

除了街边烧烤档,“美食节”里的“羊肉”也不一定能经得起考验。

“美食节”因为有政府主办、主管的背景,食品的卫生安全更受市民信赖。但据报料人介绍,大约从两年前起,假羊肉就大张旗鼓地“入驻”大大小小的美食节,真羊肉被迫逐渐从美食节退出。为此,记者近期专门走访广州两个美食节。

2014年12月23日下午,在广州市“南沙新区首届台湾文化美食节”现场,约有4档在卖包括“羊肉串”、“羊排”在内的羊肉制品摊档。除了一档羊排价位较高,“羊肉串”则都是10元3串甚至10元6串。

记者在一个摊位购买三串后,询问“羊肉”来源,摊主表示,这些羊肉串都是老板统一进货下发的,他们只是租赁铺位而已。据介绍,每个摊档交了3000元进场费,25%的营业收入要上缴给主办方。

在一家“烤羊排”摊档,一斤“羊排”连肋骨切下要价50元。档主称他的羊排来自台湾高雄,是纯正的羊肉。这是记者在几个“美食节”巡场后,发现的唯一一个自称所卖羊肉货真价实的摊档。

2015年的第一天,报料人邓先生带着记者来到了广州市萝岗区香雪梅花节外围的展销集市“寻羊”,该展销会仅有两档卖烤“羊肉串”。而业内人士一眼就看出“从价格到颜色”,两档的“羊肉”都有问题。

报料人通过介绍,向专供美食节摊档的“一林食品商行”订了5件(合计5000串)“羊肉串”与2件(合计1400块)“羊排烧”。平均算下来,每串“羊肉串”为0.5元,每块“羊排烧”1元。货一到手,报料人就指出:“这个印‘阿拉伯烤肉专供’的没写是羊肉,这个‘羊排烧’也没有标明成分。报料人马上向广州市食药监局投诉和举报。

广州各美食节羊肉串无羊肉 利润高风险小

一林食品商行仓库工作人员在食药监执法人员的监督下将部分羊肉封存

打擦边球

“热狗里面没有狗 羊排烧里就没有羊”

广州市食药监局接到举报后,立即与白云区食药监局联合出动,羊城晚报记者、广东广播电视台TVS1《消费者报告》记者随行报道。

这个位于白云区槎龙路的公司有三个冷库和一个作坊。当执法人员与记者来到时,几个工人正在装货。事后查出的一大沓订单显示,“一林食品商行”的货不仅发往广州与省内各地的美食节、购物节、展销会,还发往福建、云南等地。

看到执法人员来到,该商行的吴姓老板并未停下手中的活,仍不断接打电话,安排送货。作坊里并未开工,不过油污遍布,积水四溢。

执法人员拿出举报人提供的粉红色订货单,要求老板从冷库中取出对应的货物。一番拖拉,吴老板从冷库拿出了一箱标识清晰的“北方任烧烤”肉串。这箱肉串有QS标志,成分表中标明是鸭肉,从包装上看不出什么明显问题。但与此商行送到美食节的“肉串”从颜色到竹签的长短,都不是同一批货。随后吴老板又称该商行并没有“羊排烧”。

与执法人员一番周旋后,吴老板从冷库中拿出“羊排烧”,并称总共只有五箱。一边拿货,他一边强调:“羊排烧”也不一定有羊,它就是一个品名,就像“热狗”没有狗,“琵琶腿”没有琵琶,“老婆饼”没有“老婆”一样。同样意思的话,他反复说了好几次。

但记者在包装箱上并未发现生产日期与生产批号等标识,在拖了两个小时后,号称这是合法产品的吴老板还是未能让“生产厂家”传真来相关证照。最终这批货物被执法人员查封并取样送检。

这批一元一大块的“羊排烧”到底有没有羊肉?业内人士分析,从价格成本上倒推,真的羊排不可能以此价格出售。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监管执法分局副局长许为民介绍,该批“羊排烧”是否含有羊肉成分,需经检验机构检测方能确定。如果一林食品商行无法提供生产厂家的有关资料,“羊排烧”中确实一点羊肉都没有的话,将按规进行处罚。

美食节经济

一年收入十几亿元 申办容易监管更难

据介绍,一般美食节的周期为9天,横跨两个周六日,一个摊档进场就要交数千元的“进场费”。以记者在南沙区了解到的“台湾美食文化节”为例,进场费为一次性缴纳3000元,也就是说平均每天“开门费”至少300元。而名气较大的美食节进场费高达万元。

曾经组织过几场美食节并参与过不少美食节的李祥介绍,一个摊档一天营业额能达1万元左右,20%-30%的营业收入要交给美食节主办方。

广东一年有多少场美食节?业内人士估算,广东大大小小的美食节、展销会以及各类节庆的外围集市,一年要超过2000场。一般一场会有50个-80个展位,以一个展位平均收3000元的“进场费”来看,仅此一项,组织者便有15万元-25万元“入袋”。加上25%左右的营业收入,一场美食节办下来,主办方能收入一百万元左右。正因为看中了这种快速圈钱的高利润,各种美食节、购物节无处不在。而“美食节经济”一年有十几亿元。

有资料记载的广州美食节起源于1987年。当年广州旅游部门每年在秋交会前后组织举办美食节,广州美食节原在各大宾馆饭店举行,后移师荔湾广场。从1997年开始,广州美食节由广州市政府主办,其规模及影响力逐年扩大,从1998年起固定每年9月在天河体育中心举行。广州美食节已办成广州的招牌。2014年,为期10天的广州国际美食节总人数约200多万人次、消费总额约为1.95亿元,比2013年增加约30%。

如今,“广州国际美食节”还是一块“硬招牌”,对参展企业各方面的要求都比较严。但李祥认为,其他小规模的美食节几乎已经变为几方合谋赚钱的工具,与美食无关,与文化更加无关,这也导致各种美食节上的东西既贵也不好吃。

“以前我们主办一场美食节,需要盖12个部门的章,还是比较规范与严格的。”李祥说,现在办美食节,只要街道同意就可以,虽然说减少了审批环节,更加灵活方便,但是监管的力度也明显不如从前。

据介绍,现在不少美食节是由区经贸局主办单位,街道承办。以白云区为例,仅2014年就搞了8场各类美食节。“有的区会有较严格的招商审核,但标准并不统一。即使有前面的‘把关’,在较短的售卖期内,很多操作也难以把控,举个简单的例子,可能很多摊位就无法做到持健康证上岗”。

李祥表示,自己曾多次向各级政府部门举报过美食节存在的各种以次充好或者“挂羊头卖鸭肉”的情况,但政府部门对此似乎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一般美食节的时间跨度都是十天左右,如果拨打举报电话,走过复杂的程序之后,美食节已经接近尾声了。李祥说,12315表示取证要20日;食药监部门一般收到举报会有行动,但执法人员离开后,一切照旧。

记者随后以普通消费者身份拨打12315,试图举报美食节假羊肉事件。工作人员称,如有身体不适需要提供医院的证明,要证实是假羊肉,必须要提供足够的证据才可以备案。所需要资料都完整后,受理时间一般在20天左右,如果是紧急事件,建议记者直接联系食药监局。

广州市食药监局和南沙区食药监局接报后出动迅速,但取样检查也需要10-15个工作日,有固定档口还较容易查处,如果是流动摊贩,即使查出以其他肉充羊肉,也难以追究。

潜规则

商家规避法律不提“羊肉”

一连数日,记者以小商贩的身份先后前往广州市东旺食品批发市场、广州市自由马冻品批发市场与位于和平西路的批发街。记者发现,“假羊肉”的批发、售卖链条中,规避法律的做法早已心照不宣,这也给相关部门的执法带来难度。

在批发市场内,标有“阿拉伯烤肉”,“阿拉伯清真大串”,“新西兰大串”,“澳洲肉串”的货品,基本上都在成分表中用小字列明:鸭肉,羊肉脂肪……而且大都按照国家规定的食品标签标识,产地、厂名、日期、保质期等一应俱全,绝非三无产品。

也就是说,生产商、批发商都不提“羊肉串”,所有的往来账目和票据上,除非真是纯羊肉,否则绝不会出现“羊”字。报料人以摊贩身份拿货,虽然清清楚楚说要的是“羊肉串”,送来的还是“阿拉伯烤肉串”,收据上也只写了“肉串”。

除了自由马冻品批发市场,在另外两个市场,只要问到羊肉卷,批发商一般都会问:“你要便宜的还是贵的?”;而问及羊肉串,商家拿出来的都是上文提到的鸭肉制成的“阿拉伯大串”或是“新西兰大串”。记者在三个批发市场没见过一串货真价实的羊肉串。

在某家批发行,老板大方介绍,他出售的“羊肉卷”分三个档次,最便宜的是65元5斤的,由鸭胸肉加羊油做成的,“一点羊肉都没有”;稍微贵点的是75元5斤,有部分羊肉在里面;最贵的120元5斤,“这个是真羊肉”。这位老板说,“拿回去怎么卖是你的事,基本都是切成很薄的片来涮着吃的,65元和75元的吃起来差别不大”。

据了解,这些“肉卷”与“肉串”,产地大都是山东与河南。它们不远千里来到广州,通过几大批发市场,流入广州大大小小的火锅店与街边的烧烤档,再流入市民口中。

律师说法

没有羊肉成分的 “羊排烧”违法

“羊排烧”、“阿拉伯烤肉串”这类产品是否能在名称上“合法”?广州市知名律师、广州市政协常委梁国雄认为,把“羊排烧”与“热狗”、“老婆饼”等约定俗成的商品通用名称相提并论其实是商家的狡辩。

据介绍,商品通用名称的确定,主要源于社会的约定俗成,既要得到社会或某一行业的广泛承认,又要规范化。这是商品通用名称概念本质的特征,也是判定商品通用名称的主要依据。梁国雄指出,国家的《商标法》明确规定,“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是不能够作为商标使用。同时,《食品标识管理规定》也明确:不得“以欺骗或者误导的方式描述或者介绍食品”。没有羊肉成分的“羊排烧”无论作为商标,还是作为食品标识,都显然违反有关法律法规。

从一串羊肉看劣币驱逐良币

采访归来,我们仍无法释怀,曾经广受欢迎、香飘羊城的烤羊肉串、羊肉火锅等羊肉风味美食业,为何会出现以次充好、假冒伪劣的现象,陷入今天这个困境?

在这里,我们再回顾一下广州的羊肉风味美食业从兴盛到“沦陷”的过程,看看这个过程经历了哪些阶段,各个阶段都发生了什么,让警钟长鸣,也供其他行业镜鉴。

第一阶段:良性经营。若干年前,羊肉风味美食在广州兴起,在诚信经营、以质定价的基础上,逐渐形成规模;此时,市场饱和度低,竞争压力小,外部环境也相对良好,能够通过正当经营获得合理利润。

第二阶段:假冒偶发。由于市场广阔,进入门槛低,行业规模快速扩张;其间,开始有个别不法经营者利用其他廉价肉类假冒羊肉,获得了高于同行平均利润的高额利润。这些不法经营者的违法成本很低,破坏规则的行为却得到了正面报偿。

第三阶段,假冒扩散。在少数率先假冒者的示范作用下,逐渐出现众多效仿者,并进一步形成专门为假冒者提供支持的系统,如假冒羊肉的食材加工、食材流通等,构成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假冒者也因此能够以极为低廉的价格出售其产品;诚信守法的羊肉风味美食经营者则由于成本高昂,正当经营变得难以为继。于是,行业越做越低端,价廉质次的产品充斥市场。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的过程。

在这一阶段,监管部门开始频繁介入,但在流通环节,“羊肉味鸭肉”是来自合法厂商并使用安全合法肉类,并不在禁止之列,执法遭遇灰色地带;在消费环节,一是取证难度大,二是经营者数量庞大而分散,执法成本极高;因此,尽管经常有公众举报、媒体跟进,但监管的效果始终有限。此外,众多消费者单纯以价格为导向的非理性消费,事实上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第四阶段,假冒泛滥,行业“沦陷”。在这一阶段,假冒羊肉几乎无孔不入,甚至成了“行业新标准”,诚信守法的经营者已难觅踪影;随着羊肉风味美食业的假冒丑闻不断被披露,行业的声誉也逐渐丧失。

细细分析这个过程不难发现,羊肉风味美食业存在的种种问题,如不正当竞争、欺诈消费者等违法经营问题、商业道德问题、外部监管问题和单纯以价格为导向的非理性消费问题等,这些何尝不是其他行业也正面临的问题呢。

(徐晖明)

(羊城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