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赤膊光脚丫煤渣地 顺德乐从民工的“世界杯”

视频《民工“世界杯”》(拍摄/王维宣 剪辑/廖雪明 吴淡宁)

透过方形的屏幕,巴西世界杯上的各国球星们被亿万人注目。我们把闹钟调好,也把另一半哄好,在是否要“熬夜”或“爬起”的纠结中享受赛事带来的快乐。而有另一群人,他们白天在高温的炙烤下默默无闻地劳作在方形的工厂里,傍晚则在简易的球场里享受踢球的简单快乐。不为名利,甚至也不是为了梦想,这快乐就如足球一样,圆润无缺,不分界限。

2014年7月某一天早上6点半,巴西凌晨4点开始的派对才刚刚结束,而就在地球另一端顺德的一个工地上,保安九发叔就被咚咚的敲门声吵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到木工阿国、铁工阿全和泥工老周已经等在门外了,繁忙的一天开始了。

暑热天时,天放光早,顺德乐从大道和镇安路转角位的七层陈登职业学院教学楼工地,8500平方米工地林立的脚手架绿色的防护网里面开始出现影影绰绰的身影。工人们在和地表蒸腾起的热浪比赛,他们必须起得比鸡早,麻利地开始各自手里的活计。

下午5点半,和工地一路之隔的陈登职业学院操场上,奇怪的景象出现了。西北2号门的蒲桃树下,陆续停满了驶进的私家车,身穿名牌波衫波鞋、戴着护腿及膝长袜的帅哥和拉拉队的靓女边说笑边往绿茵场集结。顺着煤渣跑道往南望,球场西南3号门工棚的围墙破洞里,另一支嘻哈球队也露头了。和前者相比,这支球队实在是乌合之众:三个打赤膊,一个穿背心,还有两个棉T恤,一个白衬衣,下半身则是短裤西裤牛仔裤,脚上皮鞋布球鞋和光脚丫。工人们带来的工地私家足球赛即使不是最丑的足球比赛,也是风阻最大的足球比赛,没有之一。原本光溜的足球表面现在没有一块完整,皮面全都翻起来张着嘴,令人担心下一秒的触碰就会把这只翻毛足球戳爆,堪称极品。管理球场的岑叔看不过眼,从岗亭拿出一只球借给民工们。操场本来一小时收费300元,现在免费借给地盘的工人们,不但免场租,还搭上个球。当然,工人们累了一天,只是在草坪上借个边,摆两张凳当球门,连正规龙门都省了。

这只借来的足球被一只光脚丫大力开出,10米开外被一只帆船皮鞋接住,还没运出多远,就被布球鞋劫走,快速突破绑带休闲鞋的骚扰,射门!进了!广西木工豹仔头下脚上翻了个跟斗,阿胜冲刺跃起,用布满老茧的大掌和兴宁人阿强互击庆祝。1比0,2比0,2比1,终场大家力竭了,比分停在3比4。夕阳斜下,开心写在每个人的脸上。世界杯很遥远,身价过亿的球星很扯很虚无。劳作一天后扔了安全帽,在草坪上撒欢,吊在龙门上晃悠,然后灌下一支冰啤,打一串嗝,这可能才是最简单最实际的快乐。

工人里也有对世界杯谙熟的,布球鞋的主人阿强上午还在工地大楼跟进水泥泵车,往7楼楼顶浇筑水泥封顶。那时他穿的是一双胶雨靴,在黏稠的混凝土里趟来趟去,检查浇筑厚度是否均匀。这黝黑的梅西粉丝和堂哥一起在兴宁黄陂客家围龙屋边长大,学龄前就在一块空地组队互掐。阿强最爱梅西盘球过人潇洒,门前把控一流,小角度射门堪称一绝,而且启动快还能连续加速。堂哥阿波则最粉齐达内和罗纳尔多。阿强白天在地盘,晚上在宿舍跟阿波学习工程预结算。世界杯让两人的生物钟也调整了,每晚9点多两人溜出工地,到街上买零食,然后冲凉睡觉。手机闹钟23点50分响起,俩人打开电脑,在网上看世界杯直播。

同一时间,球场边宿舍里的工人大部分已经熄灯睡了,一楼左边第二间靠门的床上空着,阿国说,老乡豹仔肯定去找老婆了。瘦鬼阿胜在黑暗里悠悠地问:“亲,下回踢球能发件球衣穿来威下吗?”

世界杯落幕了,但工人们的足球还在继续,快乐也在继续……

策划 张伟清 记者 王维宣 实习生 李嘉乐 摄影报道

(广州日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honglin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