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智残女被排挤 妇联巧介入获新生

案件基本情况

阿玲(化名),一个朴实、勤劳的普通妇女,却遭遇了家庭、疾病的种种折磨,她的故事,令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为之心酸。1990年,阿玲与丈夫结婚,并于1993年诞下女儿小美,女儿出生时就患有轻微的兔唇,而且到女儿5岁的时候又被诊断为一级智残。当时,他们一家三口和家翁、小叔一家共7人挤住在43平方米的房屋内。由于重男轻女的思想,当生下女儿时,阿玲一家三口就被家翁、小叔赶出房间,搬到在阳台搭建的阁楼上。因为工作关系,丈夫长期在外地出差,从事装修工作,日常生活就靠阿玲一人照顾女儿,承担家务,而且丈夫的收入并不稳定,有时几个月也没有钱寄回家,当时阿玲就只有出去做兼职钟点工,每月赚取几百元弥补生活开支。而当发现女儿是残疾的时候,家庭矛盾更加升级,时常因为小事被家人咒骂,甚至母女二人被赶出家门十多天。

有一天,正在做钟点工的阿玲发烧晕倒了,后被好心的雇主送到了医院治疗。可是几天过去了,烧还一直不退,经过进一步的检查,却发现更大的不幸降临到了她的身上,她患上了严重的慢性红斑狼疮,这个病在医学上是无法根治的,而且病情也非常的严重。但此时的她,丈夫在千里之外,自已身无分文又无法办理入院手续费进行治疗,只能一个人孤独地静静趟在医院的过道上绝望的等待。

办理过程及结果

正在阿玲最绝望的时候,街妇联通过热心群众反映了解了情况,马上会同社区妇委会工作人员赶赴医院找到了阿玲,耐心倾听了她诉说的不幸。在详细掌握了阿玲的情况后,街妇联立即上门与阿玲家属了解情况为她维权,同时研究制定了帮扶措施。一方面,社区妇委会抓紧联系阿玲的丈夫回广州照顾妻子、女儿。另一方面,街妇联垫资为阿玲办理入院手续,并向上级民政部门、慈善会报告,为她申请重大疾病救助基金,送去了雪中送炭的救命钱。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她的病情终于好转并出院回家。街妇联领导和社区妇委会成员带上慰问品到她家中进行探访和慰问,并和她的丈夫、家翁、小叔等分别进行谈心,细致地梳理她们的家庭矛盾,修补裂痕,让她的家庭建立起和谐友好的氛围。经过几次的探访调解和维权,她们的家庭关系渐渐地缓和了,经过街妇联和社区妇委会的帮助下,阿玲也从阁楼搬进了屋内房间居住了。

街妇联和社区妇委会根据她们的困难情况,按照市的有关政策,对她们家庭又制定了一系列的帮扶解困计划。

一、社区为她们家庭申请了民政救济低保金和困难户城镇居民医保,解决了她们最基本的生活来源和医疗费用。

二、为方便其丈夫照顾家庭,社区推荐他到社区辖内企业工作,使其工作时间和收入都相对稳定,能更好地照顾妻子和女儿。

三、当阿玲身体康复后,推荐她到一家百货公司工作,成为一名正式员工。

四、为方便照顾女儿及培养其学习能力和自理能力,安排她到街道工疗站进行培训,让她学习掌握一定的工作技能和康复训练能力。

五、当广州市开展廉租住房工作的时候,街妇联马上为她办理申请手续,并于一年后成功申请了一套50多平方米的全新高层电梯解困廉租房。当阿玲在街妇联办公室接过廉租房入住通知书的那一刻,双眼热泪盈眶,握着街道妇联主席的手,久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有一声声的“感谢、感谢......”

经过几年的帮扶工作,2013年,阿玲一家解困脱贫了,夫妻二人都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不用再依靠政府救济了。女儿通过培训,自理能力也越来越好。她们的梦终于实现了,他们走进了幸福快乐的大家庭,开开心心,乐也融融的享受天伦之乐。

办理思路和策略

现实社会中因为历史等原因,尚有少部分的家庭存在重男轻女的思想。这些家庭中的妇女一旦生育女儿,往往会受到莫名的歧视,同时她们可能会感到“自责”,没有生育儿子一方面会削弱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另一方面丈夫也会感到家庭的压力而对妻子有所埋怨。本案中的阿玲,不仅在生育问题上与夫家产生矛盾,而且因女儿的残疾而饱尝冷暖,在家庭与工作压力双重影响下,一度非常彷徨。本案茶滘街妇联的介入策略,一是帮助阿玲自立自强,一个增强自信的妇女方能赢得别人的尊重。二是以耐心细致的工作,化解阿玲的家庭矛盾,争取从源头上解决阿玲的家庭纠纷,使她的家庭成为阿玲的坚强后盾。

工作成效和启示

妇联干部利用自身熟悉社区家庭的优势,灵活运用政策法规,以调解的方式去为妇女争取更大的权益,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但是,由于社区的工作较为繁重,难以全程跟踪及化解每个家庭的化解矛盾纠纷。此类的案件要想更好地帮助妇女维权,社工的介入可能效果会更好。因为社工的妇女工作方法有一套系统的介入模式,而且社工的使能者工作方法使妇女能够更快地站起来。

(本案例荣获广东省妇联系统优秀维权案例一等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mikelv]

热门搜索: